当前您在:主页 > 科技新闻 > 文章正文

《无双》:一切源于假象,最终自然成空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佚名 时间:2018-10-08 20:18

香港导演庄文强曾说过:“如果我们永远停留在枪战、打架、古惑仔,我们永远没有突破。”所以,从2006年看到一则印假钞的新闻后,庄文强发现,在上世纪90年代,,世界上每天流动的40多万亿美金中,就有200亿假钞,更让人震惊的是,这些假钞的制作者大部分都曾从事艺术创作。由此,他开始认真查资料、做筹备,花了十余年的时间,于9月30日捧出了一部题材新颖的港片:《无双》。

  从临摹真钞、画纸、变色油墨、电板刻制,从测量美钞上数字线条间的长度和宽度,再到富兰克林的微笑弧度,还有如何消除摩尔纹,如何调配变色油墨,电影几乎用了1/3的篇幅来讲述假钞复杂的制作工序。而这,不仅仅是电影里的呈现。“除了那部印刷机内部的一个部件以外,其余全部是真的,我们真的是整个过程做了一遍,然后自己把伪钞印出来的。”庄文强说:“我们拍电影的,和造假钞的差不多,都是要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我就是想做些,别人没做过,甚至做不到的事,这样才对得起观众。”

  凭着这份认真,庄文强成功了。如他拍过的《无间道》、《窃听风云》系列一样,《无双》成为了“港片不死”的最好证明。前期宣发力度不大的《无双》,目前已斩获3.21亿元票房。

  从选角到桥段设计来看,无论是周润发、郭富城、张静初组成的强大演员阵容,还是影片中处处可见的致敬香港电影黄金年代的桥段与画面,都成了其口碑爆发的助推器。当然,演员阵容并不是一味强大就必成好片。一部好的影片背后,往往伴随着所有演员不断打磨、不断求好、始终认真的努力。庄文强曾经说过这样一段经历:“我悄悄问发哥:你是不是每一枪都记住了自己开了多少发子弹?发哥说:当然啊。我每一支枪都留一发的。我说,要不要这么夸张,拍《英雄本色》呀?他说,不是啊,导演,如果我连最后那一粒子弹都打出来,枪是会退膛的,那就不好看了嘛。”

  无怪乎有人盛赞:“这部电影找回了《无间道》时期的感觉。感谢导演,找回初心,让我们重新尝到,无法被取代的香港电影的味道!”也有人热泪盈眶:“公路上的蒙面大盗、丛林中的火爆勇士、斗室里的潇洒枪神……这才是发哥完全正确的打开方式嘛!”

  从剧情内容到精神内核来看,作为一部集犯罪、动作、悬疑于一身的电影,《无双》剧情环环相扣、悬念重重,真假之间无缝切换,倒叙插叙轮番上阵,稍一走神儿便可能会错过起转承合的重要剧情,跌宕起伏间铺就一出印假钞的大戏。

  故事从郭富城饰演的李问被抓开始说起,因为警察的追问,李问用回忆的方式,倒叙了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10多年前,李问在加拿大自己做穷酸画家的日子,因为李问擅长复制大师作品,所以得到了周润发饰演的“画家”吴复生的赏识,“画家”让李问直接复制美元,于是,女友已经名噪一方、自己却仍旧在复制道路上了一眼望不到头的李问就这么走上了制造假美钞的道路。

  在李问的叙述中,他是一个几欲抽身却始终不能摆脱“画家”胁迫的受害者。然而,除去叙述的虚假表象,抽丝剥茧之后的故事却更让人心生冷意,这个从形象、性格到魄力与李问完全处于两个极端的“画家”,不过是其分裂出来的一个人格。

  整个故事更像暗黑电影版的《传奇》: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做艺术的人,追求的是做的事情是前所未有的。但世界上偏偏就有一种人,他没有什么原创性,但是他工艺很好,这个人就是《无双》中的李问,他的命运也是我想要去探究的,即‘失败者的意义’。”导演庄文强所说的这句话,是李问的真实写照。生于微末,起于市井,生活始终郁郁不得志的李问,偷偷爱慕着自己的邻居——画画极有天分且面庞漂亮的阮文,然而落魄的自己却始终与她无法的生活产生交集。最终,极其擅长复制名画作的李问铤而走险,开始联合一起复制名画的鑫叔,组成小团体走上了犯罪道路。近距离击杀警察、持双枪火拼、枪杀破坏行规的鑫叔等等,都让李问固有的懦弱人性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李问虚构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来满足自己现世无法拥有的一切欲望,唾手可得的财富、人人仰望的地位,甚至是把火拼中救下的女人复制成另一个阮文,他把铠甲和软肋一并套在了自己身上。

【来源:网络整理】

上一篇: 《影》:一场水墨江山里的权谋杀局

下一篇: 2018中国安平国际马联(FEI)耐力达标赛即将开赛